换个名字防止被熟人认出来

Mutant and proud.

我开脑洞了
朋友们 加3里面Jack的船从世界尽头翻回来的时候翻到了21世纪并铲起了落在海里的Mark会不会很搞笑(可能不会
Eduardo就设定为船上的气象观测员叭
(不过捞上来Mark以后船上的人估计要失业一大半
“captain对面的船向我们靠近了!”
Mark从自己落水时背着的防水包里(很可能叠了很多层)掏出了笔记本电脑:“你们这船什么玩意儿连个WiFi都没有。”
“行了行了我搞定了,我把对面船的武器系统黑掉了。”

准备应战的船员们:“啥啥啥他说啥?”

然后Mark才猛一抬头:“你们这些人是……cosplay?”

emmmm 看着就一副写不下去的样子


ChesterBennington真的太让人难过了
有那么多喜欢他的人
他激励了那么多人
最后走到自己心里那个死胡同的时候都没有人能抱抱他 拉他一把
想到他自杀的时候心里有多么绝望痛苦就觉得非常难过
就觉得 这么好的人 应该值得更好的结局啊

有人说自杀了不一定是想不开 也可能是想开了
但我觉得不管想开了还是想不开 自杀的时候那种绝望都不是我们能想象的
快乐的自杀真的有吗?我感觉只有那种进了邪教的可能……(emmmm欢迎反驳 我暂时没想到反例

【TSN/ME无差】21世纪还有人用邮箱聊天吗?有。

我不仅低产

质量还很垃圾

可是我骄傲了吗?我没有!(

你可以取关我,但是你要是骂我,我就打你!

------------------------------------------------------------------------


某年某月的某一天(并不像一张破碎的脸),Eduardo的私人邮箱里突然冒出一封突兀的邮件。

“我说谎了。”Mark这么说。按照时间计算,Mark所在的地方应该是凌晨两点,如果他确实在硅谷的话。虽然凌晨两点可能也不足以解释这封莫名其妙的邮件,但是Eduardo并没有打算拒绝回复。

他有很多合情合理的选项。选项一:无情讽刺一番——“这对我来说可真是个新闻。”选项二:让我们继续这个话题——“你指哪件事?”选项三:话题终结者——“是的,你欺骗了我。”每一个都符合他们之间的故事情节以及Eduardo的人物设定,也正因如此他感到难以取舍,五分钟后他草率地敲下了第N+1个随机冒出的选项——“每个人都会说谎。”

坐在凌晨两点的Mark收到了回信,收到回信这件事情本身并没有使他有多少意外,然而内容确实棘手。Eduardo并不像以前那么好猜了,从前你永远可以期待他是友善的、礼貌的、积极的,而现在他同样也可以是疲惫的、冷漠的、情绪化的。从某种意义上说,在Mark面前的他更加完整了,然而更加准确地说,这一整个Eduardo没有哪一面是与他相关的了,不如说是更加残缺了。

Mark回复得很迅速:“你对我说过谎吗?”当然有,Eduardo想,但是大多是无关痛痒的生活细节,比如“我吃过饭了”,或者“我不困”。Eduardo深感这条支线非常难走,莫名其妙地需要回想琐碎的相处,而且近乎乏味,于是他强行开启了第二条支线——“你呢?你说的是哪件事?”

Mark突然开始犹疑,关于是否还要将他本来想说的这件事说出来,毕竟其内容具有爆炸性,而采用了以上的开场白则更显得他别有用心,甚至有做作之嫌。就好比一个猎人设置了一个显而易见到离奇的陷阱,以至于此刻跳进去了的猎物更像是在无声地耀武扬威——“我倒要看看你抓着我了又能咋样。”这让Mark感到自己向一个站在聚光灯正中央的小丑。然而对于十分钟之前突然跑出来作祟的另一个很不Mark的Mark,现在的Mark只能选择背着自己的锅。所以他只好答:“在你问我还有没有事情要告诉你的时候。”

Eduardo就是知道Mark指的是哪一次,他就是知道,在他看到这句话的第一瞬间他脑子里就自动反映出了那个特定的情形。合理的推论:Mark当时回答的是NO,而他说谎了,也就是说,他还有别的事情没告诉自己。“当然了,”Eduardo这么想,“他当然有别的事情没告诉我,他身上发生那么多事情,他脑子里想那么多事情,哪能都告诉我?所以很明显这是一个很不Mark的陷阱,他在等我问他是什么事情,然而我想不通的是,在过了这么久以后,在经历了这么多事情以后,有什么值得他现在再重新提起来告诉我?而且是用这样拐弯抹角的方式,Mark Zuckerberg也会蠢到打不出直球。”于是他决定给这个未知的答案一个如Mark所愿的粉墨登场的方式,他轻快地回复:“所以是什么你没有告诉我?”

答案Mark发出上一封邮件后就编辑好了,他正盯着电脑屏幕发呆,Eduardo的回信进来了。于是没有任何疾病的Mark开始了愚蠢的自我催眠:“我的手指突然间痉挛了,现在它会抽动一下,对,然后正好点在鼠标上,鼠标又正好对准了发送键,天作之合,于是,这封邮件就发出去了。”

于是,这封邮件就发出去了。

Eduardo的屏幕上赫然写着:“我没说我喜欢你。”Oops,这就难办了,此刻的Eduardo就像四岁时打碎了家里一只花瓶的那种心情,紧张,恐惧,更加重要的是未知,他不知道自己打碎的这个东西到底是什么,有多么重要,会引发家长怎样的反应,就像现在他面对自己非常熟悉的语种以最基本的单词组成的句子,却不知道这句话的真正含义是什么。想说当初如果说了这句话后来的故事会有什么不同?然而这样的讨论没有意义,关于“如果”,Eduardo和Mark从来是一致地嗤之以鼻。那还能想说什么呢,在这种情形下,Eduardo百分百正直客观地推论出可能性最高的一种结论——Mark想说他仍然喜欢自己。

Eduardo的自我拉扯时间到这一点戛然而止,不仅仅是因为他无法沿这条线索继续思考下去,更是因为Mark的第二封邮件追了过来。

“我赢了。”对面的人宣布自己的不战而胜,而Eduardo愣了一秒就认输地笑起来。


“因为你思考了,你回复我的不是你的第一反应,如果说你还会对关于我的任何加以思考,那只能有两种可能,第一种,你处心积虑要痛击我,用最恶毒的讽刺或者最幼稚的怒火,第二种,你仍然在意我,并且是好的意义上的在意,你没有攻击我,所以只剩后一种,我赢了。”

“你的聪明和愚蠢也结合得太过恰到好处了。”

我告诉大家我现在有四个东西可以写
我一定得写
我对不起关注我的各位!
我现在就跪下!

嗨呀 好痛哦

我又要大型表白马路路了
近日我陷入一个毫无意义的问题追寻——
爱情是什么?
在很多没有睡意的凌晨十二点半我都躺在黑漆漆的夜晚中思考这个烂俗到反胃且永远不可能有答案的问题
路的故事 我从第三年看到第五年 再到第七年
然后我回过头看了槽点破坏者指南
直到不将就更新了
就突然觉得冰山又露出来小小的一角
语言很苍白的
但是没有比语言更必要的沟通方式了
我爱你 所以我需要告诉你
我告诉你不能代表什么 但是我不告诉你 就永远没有意义
我需要告诉你 用我的声音 我胸腔的共鸣
我爱你 所以我需要回到你的身边
我必须妥协 必须虔诚 必须憎恶自己 必须爱你

我最最喜爱的路说过一句我最最喜欢(之一)的话——
爱能解决的问题和不能解决的问题一样多
我有事没事又琢磨这句话的意义
以下是非常愚笨的 二十岁的 心理种种意义上不健全的我所能达到最远程度的理解了
爱创造问题 同时爱又解决问题
爱是百忧解 爱也是万恶之源
爱没有通解 爱未必令人快乐

我是一个没能顺利长大的人
我无视现实地憎恨自己
无法承担自己和他人的重量
所以我艳羡所有爱情
而在所有我所见过的 被他人描摹的爱情中
路写下的是最不完美爱情
充满怨怼 以及理性人的自我怀疑
也是因此 爱情如此美丽
爱情是所有的原因 是我可以不成为我自己的理由
也正是我可以变得完整的因由
所以 所以路写下的也是最完美爱情

在黑暗里 关于爱情
我以一贯地恐惧、回避情绪化的病态理性方式理出了不少哲学家一般的思绪(毫不谦虚
但是醒来我都忘记了
爱情是路笔下的他们
而终究不可能属我

所以说
早睡是一个防空洞
下半夜里所有拉扯的思绪
只要睡去了 就成功屏息避过
啊但是 爱情除外

我考完试就写后续!不写就打死自己!
有什么新脑洞吗

为什么可以炸到穿越就不能炸到变种呢
可以
我说可以就可以
至于连接宇宙这种事情
就交给贱贱吧

喜欢路的情敌太多了
我怀着小嫉妒的心情
想起路夸我可爱
于是我又开心了
(一个迷妹的心路历程)

【Wondersteve】TIMELEAP(1)

一句话总结:Steve被炸到了一百年后,与Diana重聚,找回了他们缺失的时间。
其实DC的作品我看得不多,如果有bug请指出,谢谢!
画风并不严肃,总体轻松,应该算是小甜文。
多少章完结?可能也就,两三章……吧(没底气


------------------------------------------
“Diana,你得来看看这个。”Bruce很少将语速提到这么快,“马上,立刻,现在。”Diana如临大敌,穿上作战服,拎上剑,持盾(?)朝Bruce发送的定位飞了出去。

远远看见树林里一辆拉风的黑色战机,Diana“轰”地落在Bruce对面,惊起林中群鸟。“怎么了?”她还没来得及从单膝跪地的落地姿势站起身来就急匆匆地问道,可还没等Bruce开口,身后先传来了一声让她心惊的呼唤——

“Diana!” 

那个声音中带着激动和喜悦以至于有些颤抖,而Diana不敢回头。她不曾记得有如此紧张胆怯的时刻,或者那可能已经久远到不再是这个世纪的事情了,她只身一人闯入无人区,她未曾怕过,面对强大的战神,被其击倒在地,她也丝毫没有怕过,但是这一刻她不敢回头。因为那个声音是那么陈旧了,像一张吱吱呀呀的老唱片,在记忆里不断磨损、锈蚀,如今却带着一个世纪的风吹进她的耳朵,她一动也不敢动,万一是他呢?万一不是他呢?

 那个声音带着迟疑再次呼唤:“Diana?是你吗?” 

她求助一般看向Bruce,而Bruce只是对她点了点头。

于是顷刻,仿佛山都崩塌,世界整个颠覆,她抛下手中的剑和盾牌,泪水夺眶而出,转身奔向那个意料之中又意料之外的人,好像那是她唯一的宿命。

“Hush,Diana,别哭,别哭,我的天使……”Steve轻柔地抚着她的头发,轻声耳语。


一边的Bruce也是第一次看到如此强悍(且不说几千岁了)的神奇女侠像个小姑娘一样,丢盔弃甲,扑在一个男人怀中哭泣。不,别说是第一次看到了,想都没想过,就算试着想了,也完全想不出来,完全,想象不出。


所以总的来说情况就是,Steve在那场爆炸中,因为一些神秘的力量突然被炸到了一百年以后,正在自由落体,被开着战机兜风(??有钱了不起是怎么样?)的Bruce突然捡到,定睛一看——这不是和Diana合影的那个男人吗?还穿着一战时期的军服?

被捡到的Steve也很懵逼:“这是个什么飞行器?我也是飞行员,但我从来没见过这个样子的。” 

Bruce:“这是我的私人战机。” 

突然看到下面的城市的Steve差点吓死:“不对啊?这不是我起飞时的战场啊?这是什么地方?” 

Bruce:“……现在我也解释不来,但我可以言简意赅地告诉你,现在是2018年。” 

Steve居然好像只用了三秒就接受了这个设定,毕竟是闯进过天堂岛的男人。然后他继续展现出对Bruce的私人战机的兴趣:“那这个时代的每个人都有私人战机吗?” 

Bruce看在他很可能是Diana老友的面子上很有耐心:“不是,一般只有军队才有。” 

“那战机都这么酷吗?你的战机可以说是战机中的典型吗?” 

“我这个超过平均值,不,是远超平均值。” 

因为搞不清这个男人是不是和Diana一样也是大规模杀伤性武器(bushi),Bruce找了一片森林降落,这才赶忙联系Diana。


接下来的事情,就是Diana把Steve带回了巴黎,开始了迟来太久的同居生活。

“现在我们有的是时间了,和平年代的生活。”Diana的双眼因为激动依然闪着泪光,毕竟对于Steve来说只是飞机爆炸然后从天上掉下来的一瞬间,Diana却过了一百年。

“非常抱歉,让你一个人度过了那么久。”Steve眼含深情。

“你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当时我因为耳鸣没有听清,等我回过神来,已经失去了回答你的机会。”Diana握紧Steve的手,“或者说,我曾以为我再也没有机会了,但是我只能感谢神明,让我今天还能对你说——” 

“我也爱你。” 

Steve忍不住轻笑:“你自己就是半个神啊。” 


Bruce吐槽:“果然恋爱使人年轻,连五千岁的女人都能年轻起来。” 

坐在对面沙发上穿着便装挽着Steve胳膊的Diana听了丝毫不害羞,往Steve的胳膊上蹭了蹭。

Bruce夸张地做出一身恶寒的样子,结果自己也忍不住跟着对面的一双情侣笑了起来。他心里也真的为他们高兴。平时永远看起来那么强大独当一面的Diana,终于也有能让她真心笑得像个女孩的人陪在身边了。

Diana也是真的开启了刚到伦敦时的那种小公主模式,虽然现在是她引导着Steve来适应这个世界。


“这个是手机。”Diana掏出给Steve买的手机,“你看,用指纹就可以解锁,你可以用它和任何人联系,只要你有他们的电话号码或者社交网络账号,还可以听音乐,拍照片,玩游戏。” 

Steve瞪大了本来就很大的眼睛:“这真是太神奇了!”逗得Diana眼睛都笑成了月牙。 

Steve在现代社会也没有什么认识的人,所以他最感兴趣的功能无疑就是拍照了。 

“Diana,看这里!”Steve拿着手机对着Diana不停地拍,还要和她自拍。

“太美了,真是太美了,我的公主。”Steve捧着手机看着Diana的照片,激动得简直要哭了。并且学习能力超强的Steve很快就成功把Diana设置成了屏保,每天还换一张,百看不厌。

“你想不想试试联系朋友?”Diana笑得坏坏的,然后教会Steve把照片发给了Bruce。

另一边收到两人自拍的Bruce:“噫。” 


“那这个呢,是电视。”Diana把遥控器交到Steve手上,“换台键,音量键,很好理解吧。你还可以选播电影哦。”

结果Steve兴致勃勃地补完了蝙蝠侠黑暗骑士三部曲。

Diana:????


当然更多的时候,Steve还是在恶补这一百年间的历史,和熟悉这个时代的Diana,听她的故事,看着她说话的神情入迷,有时看得入神,会思考一个问题:Diana现在还用着那个当初自己随口起的Diana Prince,什么时候,能让她改个姓呢?


-TBC-

看完了ww
心痛
无法呼吸
自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