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个名字防止被熟人认出来

Mutant and proud.

【欲沐】理由

中秋交党费

上升正主禁止

交往同居设定




欲为和自己的粉丝道过晚安下播后,没有像往常那样在书房的电脑桌前看到也刚摘下耳机的沐木,当然,后来他才知道沐木神秘兮兮地扔下一句:“今天要给欲为一个惊喜!”就以足以让爱丽都自惭形秽的速度光速下播了。

他正感到奇怪,却听到客厅里有声响,他循声走去,就看见沐木吭哧吭哧地在搬那把皮质的单人沙发,而阳台上已经放上了那把他嘲为老人椅的藤制躺椅。

考验两个人是否能够长久可持续地相陪伴,在时下流行的“共同旅行”论出现之前,一起装修房子无疑是必须迈过的一道坎,欲为深刻地记得他的爷爷奶奶曾经是如何在花甲之年还为装修新家买布艺还是皮质沙发吵到几乎离婚。不过也不知是因为刚在一起的年轻人总归对对方有过多的爱意和迁就,还是他们根本就是天造地设(还是别做梦了),在选择家居用品上,除了能称得上可爱的互嘲,并没有任何有可能令人介怀的摩擦。

当然,可爱的互嘲就包括这两把分别属于两个人的椅子。藤制躺椅是沐木的专属,而皮质的单人沙发属于欲为。对于这把躺椅,欲为是这样评价的:“只有我爷爷才会坐这样的躺椅,然后整个整个下午地躺在上面打盹看电视。”沐木倒也没有任何意见:“哎,孙砸!”于是换来一个响亮的脑瓜崩。但是天道好轮回,当欲为把他的单人沙发搬进家时,沐木的嘲讽也是毫不留情:“你这是干什么?你要登基吗?”欲为不服:“这个多有质感啊!你那个椅子都老朽了,我这个多有高贵的气息!”沐木:“我那叫什么老朽!那叫岁月的沉淀!岁月才是最有质感的东西!”欲为:“那这么说,我年龄比你大,我比你有气质!”沐木不服:“狗贼!我说的那是物件,你是人!这两个的标准能一样吗?”当然最后两个人也就是分别接受了对方的椅子存在于两个人的共有空间中这一事实,并且怀着一股子倔强的心态拒绝尝试坐对方的椅子——虽然再后来他们还是妥协了,然后开始毫不顾忌地在对方的椅子上作威作福。

欲为看着眼前像个小仓鼠一样哼哧哼哧的沐木,无奈又不明所以,忍不住笑出了声。沐木这才注意到欲为的存在:“呀!你发现啦!我还没准备好呢!”欲为笑他:“你把椅子搬阳台上去干什么?”沐木边继续与地心引力和摩擦力抗争,边回答:“看月亮啊!”

欲为这才意识到:“噢,今天是中秋节啊?”

于是后来两个人就开始坐在阳台上喝啤酒以及吸烟,做着绝不利于健康但是十分利于当下生活幸福感提升的事情。当喜欢的人在身边的时候就容易如此失去理智——今朝有酒今朝醉吧,还谈什么可持续发展。

但是显然这帮八卦精并不打算轻易放过这对在直播间埋下了伏笔的小情侣,当蓝胖子终于经过各路粉丝辗转传话得知沐木要给欲为一个惊喜,并笼络了奈文死神游戏等一众欲沐男孩轰炸欲为的手机,欲为不禁觉得沐木这个人还真是有种捉摸不透的可爱,回复:“嗨,啥惊喜不惊喜的,就是把椅子搬到阳台上看个月亮。”

蓝胖子:你们是不是有什么疾病?

欲为:??好好说话别学爱丽

蓝胖子:今天又不是中秋节你们看什么月亮?

欲为:????今天不是吗?现在不是中秋假期吗?

死神:是不是傻啊?明天中秋好吗?

欲为看了消息,在心里笑沐木是小傻蛋。“沐木啊,”欲为笑得不怀好意,“你这个惊喜确实挺惊喜的。”沐木听了,就知道他在光速下播前的那句话不出意外地传到了欲为耳朵里,于是笑得很得意:“不错吧!”欲为戳他脑门儿:“是不是傻啊?还不错呢,今天不是中秋节啊!”

没想到沐木淡定喝酒:“我知道啊,我啥时候也没跟你说今天中秋啊?”这下欲为懵了,并在理解了现在的状况之后在第一时间感觉自己被一种固定的思维陷阱给欺骗而感到有些懊恼:“那我们看啥月亮?”

沐木依然双手捧着啤酒罐放在唇边,眼睛笑得弯弯的:“不是因为中秋才要和你一起看月亮啊。”他笑得可爱,而幸运的是天空没有乌云,虽然夜晚漆黑,但是月光把他的眼睛照得很亮,“就算没有月亮,也想和你一起坐在窗台,就算不是满月,也想和你一起看星星啊。”

不是因为月亮,不是因为节气,不是因为气温或者湿度,不是因为冰箱里正好储存着的饮品或食物,而是因为和想相依的人在一起,这就是在中秋前一天“错峰赏月”的理由。










月亮:你们是魔人吗?

中秋:我不要面子的?

因为子午太太的心瘾最近委托小可爱在重发 我就正好再重新看 又看到了沐木在楼下等欲为的那段

晚上我在楼道里等人 有一瞬间突然明白了那种等待的心情 我也曾经在楼道里等过喜欢的人 那种感觉真的是不一样的 我自认为已经是个很有耐心的人 我真的会一直一直等下去 但是心里还是会有那种不耐烦的情绪滋长 但我突然想起两年前我等喜欢的人的时候 那时候天气更冷一些 我就站在楼道里 心里觉得都是快乐和期待 我总觉得 只要知道她最终一定会来 我就可以永远永远站在这里等下去

如果不是自己很喜欢的人 是不会那样傻乎乎地等那么久那么久的

想到那一幕 我就觉得好可爱

【欲沐】爱情解释论

rps圈第一铁则——绝不上升正主

与其说写的是这两个人其实写的是人设吧,对我来说是虚构人物而不是他们两个人本身,希望每个粉他们的小可爱都要有不zqsg的觉悟!



--------------------------------------

两个人都很清楚即将发生什么,并且很清楚对方和自己一样对于即将到来的一切心知肚明,然而他们又都不得不假装自己什么都不清楚。其结果就是两人不得不假惺惺地发起或承接对话,却又都不知道自己或是对方究竟说了什么,只是对话必须继续,一旦沉默下来,仿佛氧气就会耗尽,置身于声波无法传递的真空之中,然而在无奈的静默里,所有秘密都不得不暴露出去。

然而最终对话还是干涸了,围墙还是坍塌了,两人的底牌也不得不交了出来,原形毕露。

所以说两个人太过了解彼此到底是否完全是好事呢?像现在这种时刻,好像太过于心照不宣能够给予彼此的,只有焦灼的甜蜜感而已。

于是欲为站起身,海拔上的落差使得房间内好像突然产生一种气压差,但是他并没有再做出任何举动,沐木于是转过头去看他。


“你没有什么话要说吗?”沐木这话问得傻乎乎的,说出来自己都想笑。

“刚不是说了那么多吗?”好像是为了让沐木不那么尴尬,欲为答非所问。

“你知道我说的是什么。”这下沐木拾回了他的小得意,好像刚才说了傻话的不是自己一样,好像不够灵性的是欲为一样,好像他真看不出自己是被纵容宠爱的一样。

“我想说,但我觉得现在说显得太不诚恳了。”


两个人又沉默了几秒钟,最终终于觉得今晚的沉默已经饱和,是时候制造一些聒噪的时候,沐木就抬手把灯关掉。


他们试图为彼此解释爱情,从程序到其实质。

任何俗套的凡人的爱情都必须从相遇开始讲起。但任何一秒钟发生的事情都不仅仅属于这一秒。

所以一定要问的话,一定要追根究底的话,答案会非常不真实。

打个比方吧,相遇的前提是两个人的存在,两个人的存在取决于父辈祖辈的存在,父辈祖辈的存在源于最初生命的存在,地球上有生命存在是由于太阳系的存在,还要继续问下去吗,霍金也不在了,还能问谁呢,就算上帝存在,且上帝是我们所预想的或期望的那个上帝,他/她也未必能回答。

那爱情到底是什么决定的呢。

似乎是,在还没有人类知晓的,在时间和空间都还不存在的宇宙之初就已经决定好的。然而又没有那么简单,因为中间的因果是那么脆弱又那么巧合,失之毫厘谬以千里。

所以爱情的发生是所有拼图恰巧落到正确的空当,是南美洲的蝴蝶终于停止振动翅膀,是所有可能曾经选择过的“另一条世界线”变成不可能。

但是这时,如果你以为自己找到了答案,你就聪明反被聪明误了。因为如果一个答案可以回答所有的问题,那么这个答案就相当于没有回答任何问题。

你太过聪明了,你太过深奥了,所以反而愚蠢了。

所以他提醒你,不要去看宇宙的终极了,看我的眼睛。

所以爱情的正解应该是属于两个人的特别的东西,比如深陷的眼窝,比如看上去脆弱的指节,比如尖锐的眉形。


但是新的一天在晨光熹微中,沐木恍恍惚惚盯着枕在自己脖子下面的小臂内侧,突然觉得这片不那么经常暴露在外的皮肤有着那么迷人的神秘感,但他不知道的是,欲为在他身后看着他乱糟糟的头发,试图从毫无头绪的走向中找到作为罪魁祸首的那个发旋。

他们中学的时候很流行的那首歌这样唱:“谁说爱人就该爱他的灵魂,否则听起来让人觉得不诚恳。”

“我迷恋你的肌肤。”这样的爱情也很诚恳。













你们看明白我在写什么狗东西了吗,反正我没有。(

一个真情实感的安利贴

因为欲沐我现在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想开车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有人要吃安利吗 我来给大家讲解一下
首先 两个人声音都非常好听!虽然欲为日常大碴子味儿(明明是江苏人啊你!),但是正经起来真的贼苏!唱歌贼好听!是一个让我这种打雷粉爱上客官不可以的存在你们想一想!然后!小沐木就是一个大宝贝,干干净净的少年音贼萌,表面上看起来人畜无害,实际上青媚狐绝世小受张口就来,但是,转折点来了!本质还是一个超害羞的小兔子,唱了骚歌被公开处刑以后还闭麦哀嚎!请问这种爱搞骚事情但是搞完自己还害羞的绝世小可爱难道不是绝无仅有的吗!!
单人介绍完了接下来可以介绍cp了,朋友们请看配图,真的不是我要磕,是这两个人非要塞糖给我吃!在线亲亲只是基本操作,这两个人实在是很会玩!
关键词1:绿。如果说小沐木是春风,那欲为就是江南岸,“今天的欲为也是健康的绿色呢!”。名场面不完全收录:
1. 准备大厅里小沐木对幸运顾:“么么哒!”幸运顾:“么么哒”小沐木:“MUA!”雨泽哥哥:“!”(发出不对劲的声音)因为处于对面阵营而无法打字发言的欲为:“到哪儿都跟人亲亲嘴儿干什么呢这是?干什么干什么呀?干什么干什么?干什么!?当我俩不存在呢?干什么呢这是?啊?干什么干什么干什么?”(碎碎念一万遍)
2. 准备大厅里小沐木对猫子:“I LOVE YOU!”“比心~~~~~”依然无法发言的欲为试图点开对话框:“我去!说啥呢?说啥呢?!?!”“生气啊,猫子今天死定了。”理智的旁观群众们:“可是猫子又做错了什么?”
赛后欲为:“狗贼 你刚才说啥呢”毫无求生欲的猫子:“他说他爱我 还给我比心 他当着你面绿你”欲为:“锤死你 猫子”猫子:“别啊 我是被动的”姗姗来迟的小妖精沐木:“这是一种套路 猫子!小心哟!”清醒的群众:“不沐木 你这个套路只对欲为有用而已”
3. 小沐木:“哎这个在公屏上向我表白的人是谁啊?”死神小小声地:“那是我。”沐木:“噢~哎……嘘……欲为在这儿呢!”欲为:“我滴妈呀!!完了完了完了……这游戏没法儿玩儿了真的……这游戏没法儿在一起玩儿了真的。”
关键词2: 宠。欲为对沐木是真的宠!宠且双标!名场面不完全收录:
1. 沐木因为当演员当太多,终于被屠夫和队友联手制裁,在湖景村的海边(按理说应该是湖边吧!)被摸起来又被打倒,摸起来再次打倒,反复去世,甚至放起了二泉映月。观战的欲为:“太惨了太惨了……这完全是四打一啊……我这想帮忙也帮不了啊难受啊……我难受啊……有心无力啊……”“救人呐一个个儿的!都要流血流死了你们心不痛吗!”(是的只有你心痛)
围观群众:“今天的欲为值得。”
2. 关于地窖 自从一次欲为调戏小沐木把他挂死在地窖边的椅子后,沐木被打倒就秒投。欲为跟哄小孩一样:“不要投,千万不要投,我把你送到地窖……(沐木秒投,欲为沉默)啧……”弹幕:“想想你之前的所作所为。”于是欲为直接不打倒沐木让他自己走地窖了(甚至让他拿队友刷分)(沦为刷分工具的空军队友:我是谁我在哪?为什么我玩个排位还要吃狗粮?)
3. 关于挡刀 虚伪锤沐木 欲为残血挡刀 以及欲为顶着佣兵的15秒帮沐木挡着让沐木快走 此时远处的牛仔沐木又皮了起来 甚至一把把死神勾过来扛在了肩上 死神:“哎??!?!?”
关键词3:秀。这两个人的日常就是秀瞎所有人。名场面不完全收录:
1. 欲为:“哎沐木之前给我唱的那个天下第一呢?有没有人有的来发我一下QQ来我们现场放一下。正好闲着也是闲着嘛。没问题吧沐木?”沐木:“没问题没问题。(实则内心慌得一匹)”欲为:“没问题那我一会儿开内放完了奈文和游戏一起听啊。”
奈文和游戏今天也是快乐的欲沐男孩呢。
放完了之后的沐木表面十分冷静 实则:“等会儿我先把YY的麦关了呜哇啊啊啊嗷呜呜呜呜呜呜啊啊啊啊啊啊……”
2. 在线亲亲嘴 欲为:“咱俩mua!咱俩么一下来沐木!”沐木:“muuuuuua!”欲为:“muuuuuuuuuuuua!”沐木:“mua!!”欲为:“我弹幕搁那儿一顿亲啧啧亲啧啧的咱俩来渍渍渍渍渍渍(发出亲亲的声音)”沐木:“mumumumumua!”欲为:“真的是谁不会啊真的是……”沐木:“真的是不然你以为我们俩关系是怎样啊!”欲为:“我弹幕都炸了我弹幕都一顿搁那儿亲我媳妇儿一顿搁那儿亲。”
还是不幸在场的奈文和游戏:或许我们可以直接掉线吗?
3. 欲为救下椅子上的沐木 沐木:“奈斯狗贼!”欲为:“什么玩意儿奈斯狗贼?再重新给你说一遍(的机会)再重新说一遍什么玩意儿?”沐木很有灵性地:“奈斯darling!”欲为顿时发出嘴角失守的声音:“哎!没毛病!娇妻!”
此次秀恩爱事件的受害者蓝胖子和难寻:突然沉默
以及一些其他的:比如合唱客官不可以啊老公天下第一啊 面基的时候晚上欲为帮沐木盖好被子啊 沐木倒地要流血死了对欲为狂喊:“抱我抱我抱我抱我抱我……” 这两个人真的贼甜!

综上,不是我要磕cp,是正主追着我发糖!!


最最后的友情提示:磕cp切勿上头 欲为是有女朋友的而且好像很快要结婚的~让我们祝福老大和嫂子~(到时候我就可以偷走小沐木了吧 是吧?)

我有自觉我特别皮
还有别的特点吗?

【TSN/ME无差】I'm CEO, b... honey

设定两个人原本并不认识

很无聊的皮




----------------------------------------------------------------

爱德华多在咖啡店遇到了一个宅男。

头发乱糟糟地卷着,穿着睡袍,脚上踏着拖鞋,差点被店员赶出去——不,着装是其次的,主要是,他没有带钱包,也该死的没带手机,只抱着电脑和充电器。

一杯咖啡能有多少钱,他大方上前:“这位先生是和我一起的。”

小卷毛愣了一下,而后几乎面无表情地回了一句:“谢谢。”

理所当然地,两人坐在了一桌,在等待饮品期间,这位卷毛宅男已经噼噼啪啪地敲打着键盘马不停蹄地开始了工作,爱德华多本来想搭两句话,看这气氛也只好作罢,只能呆愣愣地看着。

“马克。”没想到对方反倒开口了,说着合上了电脑,伸出了手,“我叫马克。”

看来是忙完了手头的事情,爱德华多也连忙微笑伸手:“我叫爱德华多,很高兴认识你。”

“今天多谢你了,你可以给我一个联系方式吗?我回头把钱还给你。”马克礼貌地发问。

爱德华多连连拒绝:“不用了不用了!也没有多少钱,不过……联系方式可以给你。”

马克没说话,傻看着爱德华多,爱德华多的脸越来越红。

“你刚才在做什么,是工作吗?”爱德华多赶紧转移话题。

“是的。”说到工作,马克突然兴致高涨起来,“我在为我的社交网络平台设计新的功能,你看,社会现在越来越多元,对少数群体也有越来越多的关注和包容心,我们对于用户性别选项的设置还是太草率了,对于变性群体,性别认知倒错群体,变装群体,都没有合适的选项……”马克滔滔不绝,爱德华多也听得津津有味。

“我觉得这个想法非常不错!”爱德华多毫不吝惜赞赏。

马克得到表扬自然更加兴奋地讲述自己的创想:“将来对于性取向、感情状态等方面我们也要设计新的、更多元的选项,更大程度满足用户对自己个性的表达和隐私的保护……”

看着马克手舞足蹈的样子,爱德华多不禁在内心感叹:“在Facebook几乎垄断了社交网络平台的时代,还能有人往这方面进军,还提出这么有创造性的意见,真是大有前途。”于是他试探性的发问:“它叫什么名字?现在已经投入使用了吗?”

马克愣了一下:“Facebook,你有在用吗?”

爱德华多也愣了一下:“??原来就是Facebook吗?我当然有在用,几乎每个人都在用它。”转念一想,不对,既然提出这么核心的创新性意见,应该是公司非常重要的人物,不可能是普通员工而已,但是直接问对方的职位好像又不太礼貌……

“Facebook的开始可不是什么人人喜爱的软件,倒不如说是一时冲动的报复性产物,还得罪了不少人。”马克客观评价。

爱德华多越来越好奇,不是普通员工,对创始初期都有所了解,会是个什么人物呢?

“我觉得很感兴趣,”爱德华多递上自己的名片,上面用工整优雅的字体印着他的名字,“说好的联系方式,你的想法很有意思,我觉得我们可以成为朋友。”

马克见这状况,忙不迭在身上东摸西摸,从睡袍口袋里居然摸出一张小卡片,瞅了一眼,觉得不成:“你等我一下。”

马克跑到收银柜台借了一支笔,在名片上涂抹一番,递给了爱德华多:“这是我的名片,最老的版本,不过信息是正确的,不要嫌弃上面的涂改。”

爱德华多一脸困惑地接过来,上面最醒目的字迹是

“I'm CEO, ”后面的字被用力涂黑,改成了“honey”

爱德华多还没来得及笑,表情就凝固在了脸上,难以置信地抬头看看马克,又低头看看名片,反复数次,终于缓慢地发问:“你……就是马克扎克伯格?”

马克淡定地点点头:“我还以为我知名度已经很高了呢,看来完全比不上我的产物。”马克自我调侃。

“不,不是,”爱德华多语无伦次,掏出手机,捣鼓片刻后伸到马克面前,“你不是长这样的吗?!”

马克定睛一看,屏幕上一张杰西艾森伯格的照片。

马克气绝。


番外:

“你涂改成honey的到底是什么?原来写的是什么?”

“不行绝对不能告诉你。”

有人想点个什么梗吗
我想写东西但是没有脑洞
没有的话
我明天再问一遍

【TSN/ME无差】旅行马克

一个神经病小故事,轻松愉快,没个正形,快乐结局。


-----------------------------------------
马克受到女巫的诅咒而变成青蛙,不要问我为什么,以马克的个性被诅咒了是很奇怪的事情吗?但是魔法世界也是要与时俱进的,实体青蛙已经不符合时代背景了,女巫把他变成旅行青蛙。
马克:“这是个什么玩意儿。”
女巫:“现在你是一个游戏中的虚拟形象,你会有一个饲主,他会给你准备包裹让你去旅行,然后你要给饲主带特产和照片回家,赢得他的好感,让他爱上你,用真爱的力量破除诅咒!”
马克:“我有三点问题想说。一,我根本不喜欢出门,我不需要别人给我准备包裹,我也不爱拍照。二,8102年了你还在和我说真爱破除魔法,你不觉得有点土吗。三,你给我解释一下为什么饲主的代词是‘他’?”
女巫:“老子要逑得管你。”

马克的解咒之旅并不顺利,他经历了多任饲主,得到的评价top2:“我的青蛙为什么一直坐在书桌前打字不出门旅行?我的青蛙为什么没有朋友?”
终于有一天,马克遇到了他命中注定的饲主,爱德华多。
爱德华多用他的美貌和温柔赢得了马克的心,为了满足爱德华多的期待,他破天荒地开始出门旅行,努力交朋友,只为看到爱德华多收到珍稀照片时激动的样子。
“你看,马克交朋友了!他和仓鼠一起照相了!”爱德华多高兴地向朋友炫耀。

仓鼠达斯汀是马克交到的第一个朋友,圆嘟嘟的,非常可爱,没皮没脸地黏着马克。
“马克!这个月饼好吃!”
“马克!这个湖好美啊你给我照张相!”
“马克!不要去爬下水道!”
马克:“可拉倒吧,我当人类的时候,什么没见过?”
达斯汀傻了:“啥???”
马克向他解释:“我是人类变的,被女巫诅咒了,我本来是个人,你明白吗?”
达斯汀摇头:“我不懂,但是我认识的朋友应该知道,我带你去找他。”

螃蟹克里斯见多识广,他了解了情况,立刻联系他的交际花朋友——蝴蝶肖恩。
“这能不能行啊。”看着花里胡哨的蝴蝶肖恩,达斯汀将信将疑。
“你别看他长得花里胡哨,”克里斯信心满满地说,“办的事情更加花里胡哨呢!”
马克:“老子信了你们的邪。”

次日新闻:旅行青蛙作者表示,创作初衷中,青蛙是老公而不是儿子

爱德华多:“老子信了你们的邪。”

马克殴打肖恩,达斯汀四只爪子和克里斯八条腿极力阻拦。

再次日新闻:旅行青蛙作者辟谣,青蛙并没有固定角色

大战终于暂告一段落。

肖恩:“这样吧,我帮你们找一个联络员,让你能写小纸条给他,怎么样?”
蜜蜂克里斯蒂闪亮登场,带着嗡嗡的BGM。
达斯汀再次发问:“引蝶还不够,还招了个蜂,到底成不成啊?”
克里斯:“招蜂引蝶还行?”
马克:“你帮我递消息给他,告诉他我是被诅咒变成青蛙的,而且我已经爱上了他。”

次日,爱德华多的庭院:蜜蜂来访。
爱德华多很开心,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蜜蜂来访,兴冲冲地查了攻略,给她喂了一颗草莓。
屏幕弹窗:给蜜蜂投食了草莓。我是被诅咒变成青蛙的,而且我已经爱上了他。
爱德华多满脸问号:“没头没脑的这什么玩意儿?你不是只蜜蜂吗?什么青蛙?‘他’是谁???”

马克殴打克里斯蒂,达斯汀四只爪子和克里斯八条腿极力阻拦。

五个人开大会,最后还是马克本人比较聪明:“我觉得,要让他隔着屏幕爱上一只青蛙大概是没什么指望的。”
达斯汀插嘴:“是啊,这是七形的爱。”
马克:“所以,我们要想办法把他弄到这个游戏里来,既然我出不去,让他过来也是一样的。”
克里斯:“说得真是太棒了,那么请问哪里可以找到这样的途径呢?”
克里斯蒂嗡嗡地举起翅膀:“我来!”

次日,爱德华多的邮箱:蜜蜂的回礼,奖券一张
爱德华多点击领取,弹出对话框:为领取奖券,请问您是否要进入游戏?
爱德华多一个习惯性点了是。
计划通。

爱德华多这样的美男子,想来进入游戏也是要变成美丽的蝴蝶的,万万没想到,马克闻讯赶来,看到的是肖恩给爱德华多送花的场面。
“我不是,我没有,你听我解释……”
马克殴打肖恩,达斯汀拍着两对儿小爪子,克里斯夹着一对儿大钳子,克里斯蒂嗡嗡地疯狂加油鼓劲儿。
肖恩:“故意的,你们绝对是故意的!”

后来的故事就是马克带着爱德华多游历各处,培养感情,过上幸福生活。
至于有没有变回人,这有毛线重要的。

本爬墙小能手为大家献上2018年第一支视频——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9016244
cp:魄魄
请走过路过不要错过!

本爬墙小能手开始砍柴了 累死我了